135  等了一個冬季,雪終於飄飄灑灑而來了,且是在這樣的日子。

人們對於雪是懷有怎樣的感情呢?是否一如對雨、雷、霧的期盼一般呢?!今冬這雪似乎來得更矜持一些吧,遲遲不肯露了它瘦弱的臉,幾乎尋它不見、覓之未睹了。印象中的雪卻似不曾這般清瘦的。

童 年的冬是寒極的吧。但孩童的放縱和愉悅倒也忘卻了冬的凜冽,即便是兩個鼻孔掛著“門簾”,小手如猴腚般“鮮豔”。那雪,對於兒時的我是足赤的歡樂。雪後放 晴賊藍的天、滿眼炫目的白,即便是溶雪後泥濘的土街也是天然的遊樂場。記得雪後的那早去上學,在街頭拐角我被摔了個四仰八叉。不曾有半點疼痛,卻看到母親 焦急的眼光和急匆匆想要抬起的腳。於是若無其事地向母親擺擺手,順便抓起一把雪麻利的塞入口中,看著母親責備的笑扭身便跑。這一幕是如此清晰地印在腦海 中,以至於直到現在看到在雪中步行的母子便會不自然地想起。但時間確如過眼雲煙,失之數十又載亦,而那雪,也再不見當初的潔白和桀驁不馴了。

而我卻越發的浮躁了,似乎很難靜下心來讀書、看字,亦如今冬這浮躁的雪一般難得一見。偶有的,卻更歡快地跑掉,像一個無法駐足的行者。

飛 機上遇到黃姐,作為湘妹子的她便是極想往了這雪的,從長沙千里迢迢趕來銀川便是為此。不曾想老天爺卻和她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。就在她抵達的當天,友便告 知她長沙下雪了,且也不小,而在這個塞外名城卻不曾見到半分,即便是賀蘭山中那還算脹眼的白也無法讓她釋懷。於是便惴惴地懊悔不已了。

這雪,怎的也偏好旅遊了呢?

蜀犬吠日。在幾乎不下雪的桂、粵等地飽受雪困、道路受阻之時,本該下雪的陝、豫、晉、寧卻陽光普照。這雪,是有了未泯的童心還是多了些許的萌動?!

眼見庚寅即逝、辛卯來臨,這雪終於知趣的眷顧了。在平安夜,在元旦夜,這樣揚揚灑灑、東西兼顧地來臨,雖有些躲躲閃閃,但卻非常適宜地出現。這顯擺的白也便是記憶中兒時的白吧,有了些許不同卻是希望它依舊沒有改變---純潔、坦蕩、我行我素。

於雪,我是不敢高攀的。

霧是雪的孩子吧?一樣的潔白,亮晶晶的來、光燦燦的走,或者不曾長久,卻是真實的。只是少了些許成熟和穩重。

也便是這霧吧,希望能進之一二、知之寥寥,與君勉之。於是謂之:晨起的霧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羽翼

aag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