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8  

一葉知秋勁,瑟縮著顫顫巍巍。仿佛只是一瞬,塵土肆意,大風揚塵。迷起的雙眸,深情不再,些許淡漠和冰涼。

楊樹的黃葉,在掙扎中肆意飛揚。

原來,我們都不是自己想像的那般寂寥。天邊暈紅的晚霞,給山巔的冰雪穿上了嫁衣。紅豔豔,金燦燦,遙遠的像是不在人間。明明清晰的輪廓,卻模糊了視線。

寒來暑往,只是簡短的幾個月,心底卻有莫名的悸動和失落。每一次,總是匆匆來去,匆匆回眸,卻早已物是人非。

已近一月,若是北國,已當冰雪素裹,在南國,是否也曾染霜。駐足高原,變遷輪回,隨著晨風,被放逐到生命之外。夜間零下八九度,白天將近十度,或者高些,感覺季節在這裏有些許淩亂,恰似此刻的身體和心境射頻

踏上這片土地,心底帶著虔誠,帶著迷惑。人生的方向在漸漸迷失,或者說,從來不知道方向在哪里,向左或是向右?是有期許的,想安頓生命,安頓心靈。到達了,呼吸著平流層下離地面最遠的空氣,竟感覺到了困頓和涼意,清新中似乎雜質分明。是我不懂得生命,不懂得安放,不懂得存在,也不懂得別離麼?

該如何邁步,如何找尋,才可以與緣分相遇,得到一份開釋;該用怎樣的目光,怎樣的過往,才可以被雪域的陽光和季節憐憫,得到一程安寧。

翻看的書籍,慢慢荒蕪,書寫的筆端不時張望。我們,可以慰藉自己的時光,如此的悽惶,如此不安,如此短暫。

一杯清茗,在手裏握著,慢慢變涼,喝下去,冰凍寒徹骨。顫慄是可以讓自己給自己取暖的,交相握著的指節在窸窸窣窣的摩挲。愛護自己,珍藏溫暖,因了存在,因了記憶。

轉身,背影被拉長成一種姿勢,卻是遙遠,不屬於存在4d埋線

縱吾不往,子寧不來?

相信前世今生,相信滄海桑田,相信海枯石爛麼?前世,許是佛前的燈盞,不曾清心修行,貪望紅塵,此生便被放逐,無處安頓。許了弱水三千的誓言,苦苦尋覓,終將孤獨白頭。

不曾參與你的酸澀痛楚,又豈會安心於你的喜樂。容顏在背光的時候,是暗淡的。遇見了誰,總是迎著陽光,留下溫暖的笑意。

萬水千山,苦苦癡戀紅塵,只是相信,此生,總有一個人,是必須要等著,卻不知是否可以等到。四季輪回,冬夏往復,剝離了時光。

縱吾不往,子寧不來!

再一個輪回,必將早早喝了孟婆湯,祈禱下一世,可以站成草木。不再癡纏於世間種種,異或變成流雲,隨風而逝。

三毛說:如果有來生,要做一棵樹。站成永恆,沒有悲歡的姿勢;一半在塵土裏安詳,一半在風裏飛揚;一半灑落陰涼,一半沐浴陽光;非常沉默非常驕傲,從不依靠從不尋找。

今生在人海裏癡癡等待,河山易色,四季更迭;風落塵定,心事成泥。

若有憐惜,若已註定,縱吾不往,子寧不來美麗華投訴

創作者介紹

羽翼

aag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